第九卷 第四节 希望(1/2)

    沙正阳抵达省委时,已经是四点半了。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境,沙正阳这才稳步踏入省委组织部楼层。

    许相卿看到沙正阳到来,也是含笑招手。

    “许部长。”沙正阳也笑着招呼。

    “嗯,来了正阳?我就不绕圈子了,估计你这几天也给折腾得不轻,我就直说了,受中组部委托,我先和你通个气儿,明天中组部那边的人会飞过来,具体还要他们来和你谈,今天我受他们委托先和你谈一谈,嗯,可能你都知道了,中央有意让你去挑更重的担子,省委这边本来很舍不得你离开,甚至本来已经有了安排,但是我们必须下级服从上级,中央有更深层次的考虑和安排,所以省委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

    许相卿说话很有水平,语气温和而又富有说服力,。

    “中央有意让你到平原省去工作,平原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具体安排由中组部来人来和你谈,虽然我们大略知道情况,但是一切都还是要以中组部来的同志说的为准,……”

    谈话时间很短,毕竟这是中央的安排,许相卿也只是代中组部进行一次例行公事的初谈,算是给沙正阳心里打个底。,其他多的也轮不到许相卿来谈。

    从许相卿那里出来,沙正阳又马不停蹄的去了周远望、王云祥和沈建红那里。

    周远望在开会,专门抽出时间和沙正阳谈了十分钟,勉励沙正阳在新的岗位上再创辉煌;王云祥倒是对省委没能留住沙正阳十分惋惜,但是也还是认为沙正阳在中州市市长这个岗位上能够有更大的发挥余地,遗憾之余也是给了沙正阳一些建议。

    沈建红倒是很认真的和沙正阳谈了半个小时,也让沙正阳很是受了一番教育。

    最后才是茅向东和吕宗平那里。

    “正阳,真是没想到,事情还是像我当初预想,但是却又是我不愿意见到的轨迹发展了。”茅向东不无感慨的招手示意沙正阳坐到自己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来。

    之前沙正阳基本上都是坐他对面的沙发,这个位置要么空着,要么就是吕宗平来的时候坐这里。

    “当然,我觉得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我只是有些遗憾我们不能再共同战斗了。”茅向东目光温润醇和,这个时候的他更彰显他作为省委领导的风范,“不过我也在这里衷心祝贺你在新的岗位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嗯,中州,也许日后就会成为我们汉都的竞争对手呢。”

    沙正阳乐了,“茅书记,您这可就在开玩笑了,去年汉都可是迎来了发展最耀眼的一年,1809亿的GDP,一跃超过了杭州和成都,成为全国城市第九,下一步就要赶超嘉州进八强了吧?中州才多少?进前三十了么?估计也就是刚进前三十吧?GDP不到1000亿,也就只有汉都的一半,怎么成为汉都的竞争对手?”

    茅向东脸上的笑容浮起,似乎连眼角眉头的皱纹都消失了不少。

    的确,2002年是汉都市最值得骄傲和大书特书的一年,经济增速高居全国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之冠,或者说包括燕京、上海、天津和嘉州在内的四大直辖市和所有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在内,汉都都位列第一,而且把第二名甩出了相当远。

    汉都2001年排在全国城市排行GDP排行榜中第11,以2亿之差,屈居成都之后,但是经过了2002年一年的爆发,一跃超过了第10的成都和第9的杭州,进入前10强,成功的把成都挤到了第11,这是茅向东最大的骄傲和资本,同样也是吕宗平能升任常务副省I长的底气。

    而在前世中,沙正阳有印象,汉都就从未超越过成都,一直在十七八名徘徊,甚至连前十二都未进入过,好像的最好的一年也就是十五名,但今世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正阳,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中州的地理位置优势摆在那里,平原省人口总量和劳动力优势摆在那里,劳动力薪资优势也摆在那里,中央让你去那里其实就是要借重你在发展经济上的能力,你自己心里也明白,我估摸着你恐怕接到消息时大概就在盘算了吧?”

    茅向东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我随便一问,你都能把咱们嘉州、汉都、杭州、成都以及中州去年GDP数据和增速如数家珍,你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沙正阳一怔,被茅向东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有点儿这方面的意思。

    在获知自己去中州之后,沙正阳震动、激动之余,也浮起了一抹勃发的雄心。

    是啊,以中州的战略地理优势和交通优势,以平原省富足的劳动力优势,在制造业方兴未艾的潮头下,凭什么中州就不能迅速崛起?

    宛州在自己协助林春鸣主政期间,出谋划策,走对了路径,都能从一个寂寂无闻的农业地区迅速进入汉川省前三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宛州的情形和中州有些类似,但是中州的各方面条件都像宛州的升级版,各方面条件要好得多。

    这种情形下自己去担任市长,有前世记忆作为倚仗,凭什么就不能让中州去和汉都、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这些城市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