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六节 启程(1/2)

    的确,作为党的干部,这种事情上是没得选择的,你选了这条路,那么就要一切服从工作需要。

    舍小家为大家,这不是嘴巴上光说说就行,到了这种关键时候,那也就由不得你,就得要服从组织安排。

    “那要不等到孩子满两岁再过去吧,汉都和中州的环境气候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怕孩子太小适应不了。”

    卿箬笠原本还是希望能跟着丈夫一道去中州的,毕竟丈夫一个人去中州,生活不便,特别是衣食住行这些都不便,而丈夫过去担任市长,可以想象得到未来一年里丈夫会有多么忙碌,自己过去也能更好的照顾。

    但现在孩子这么小,万一有个生疮害病的,公公婆婆肯定是不可能去中州的,自己父母也不可能去中州,只有自己一个人,照应都没有,所以暂时留在汉都这边肯定是最稳妥的。

    “嗯,差不多,满两岁抵抗能力要强得多,免得生病。”沙正阳也是如此考虑的,只不过这一年里自己就得要吃点儿苦了,不过估计这一年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顾得了家里,卿箬笠留在这边也好。

    打定了主意,卿箬笠心里也就慢慢沉静下来,把心思放在丈夫的工作上:“怎么会突然要让你去平原工作,黄书记和曹秘书长都已经离开平原了啊?”

    “正因为他们二位都离开了,我才能去中州啊,黄书记还好说一些,毕竟没有当过我的直接领导,曹秘书长就不好说,我给他当过秘书,哪怕只有短短一年,所以他离开平原,我去中州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沙正阳解释道:“我去中州的原因多方面,但主要原因还是考虑到我在经济工作上表现较为突出吧,而中州作为平原省的省会,其经济地位和在全省的辐射作用不太突出,所以中央才考虑让我去打拼一下吧。”

    “嗯,平原省可是人口大省,比我们汉川还多两三千万,中州人口倒是不如汉都,但好像这座城市的规划建设有些落后,我大学有个同学是平原人,他就说中州和汉都、武汉、成都、南京、西安这些城市比起来,一点儿都没有一个省会城市的气质,大概就是说这座城市不太突出吧?”

    卿箬笠的话让沙正阳哑然失笑,“不太突出?说来说去不就是因为中州不是副省级城市么?或者说城市发展慢了一点儿,但中州作为一座现代城市本身历史就不算长,也是两大铁路才真正让这座城市屹立起来,但你要看到为什么东西南北两条主干线会在中州交汇?中州得名的这个‘中’字,之所以叫中,那也足以它的特殊位置了,它天生就该是一个交通枢纽,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不同凡响,……”

    卿箬笠对丈夫的卖弄有些嗔怪,白了他一眼,“不同凡响,那你去了,中州会变得如何呢?”

    “我去了,那就要让它从不同凡响变成魅力非凡,一骑绝尘!”在自己妻子一个人面前,沙正阳自然没什么不好夸口的,“中州短板劣势很明显,但是优势一样十分突出,我要去做的就是把优势的要素真正发挥出来,进而通过优势来弥补短板劣势,带动短板劣势的自我成长逐渐变成强势,这也是我所擅长的,中央安排我去中州,也就有这个意图。”

    “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显摆了。”卿箬笠没好气的道:“留着去证明给中州的干部群众看吧,你啥时候过去呢?”

    “现在还不知道,明天中组部的领导来谈话,虽然也只是一个形式和程序,但也要等到谈话之后才知道平原那边的安排,但我估计不会太长,顶多一个星期吧。”沙正阳看着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儿子,一把抱起,“这才回来,又要离开,真的有些不舍,……”

    “没事儿,如果你回来不了,我就抽时间到你那里来。”卿箬笠倒是很通情达理,“只是孩子就只能留给妈带两天了。”

    第二天中组部的同志如约而至,谈话也很简单,宣布了中央的决定,也介绍了部里边的一些考虑,沙正阳自然也无话可说,只有一句话,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全力做好下一步的工作。

    紧接着汉川省和汉都市这边就下文免去了沙正阳的汉都市委常委和市委组织部长的职务,但中州那边暂时还未任命,可能要等到沙正阳正式过去才会宣布。

    应该说这个免职通知立即就传遍了整个汉都乃至汉川,沙正阳在汉川省的名声还真的不小,特别是这个年龄的正厅级领导干部,谁都想得到他的前途远大,而沙正阳将赴平原工作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沙正阳也正式向接任组织部长的冷清秋移交工作,不过这一次冷清秋暂时没有卸任市委秘书长,而是一肩挑的形式暂时兼着。

    冷清秋对沙正阳也是由衷的祝贺,当然沙正阳也要祝贺她。

    出任组织部长是重要的一步,对于冷清秋来说,这意味着她真正步入了政治成熟阶段,未来前景可期。

    “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同僚关系,好像现在喊你正阳市长似乎也有点儿不合适,……”冷清秋亲自替沙正阳泡来一杯碧螺春,这是她一个朋友从苏州那边替她带回来的。

    “清秋秘书长,你比我大几岁,就叫我正阳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