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九节 对话(1/2)

    沙正阳的话似乎对杨天诚有些打击,杨天诚脸色微微一边,忍不住唏嘘了一阵之后才点点头:“我们中州和他们的差距就这么大么?”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毕竟沙正阳才到中州,对中州的情况也不算很了解,而且也很容易挫伤人的感情。

    不过即便是以现有他对与汉都构成竞争态势的城市的了解,有杭州、苏州,有武汉、成都、嘉州,有大连、青岛,甚至还有南京、无锡和宁波也算得上,这些都是汉都潜在的竞争对手。

    当然和广州、深圳相比,实事求是的说,汉都距离人家还有较大差距,汉都还不是广州、深圳的竞争对手,不过怎么算,汉都都没有把中州纳入竞争对手视野,因为无论从哪方面,中州都还和汉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城市。

    见沙正阳有些为难,杨天诚反而摆正了心态,坦然道:“正阳,是当着我这个土生土长中州人觉得不好说,还是因为对中州不太了解?但我觉得你就算是对中州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也能够通过外界媒体报道和一些朋友同僚的评价来做一个大概判断吧?”

    见杨天诚如此坦诚,沙正阳倒觉得自己不实话实说就有些不够意思了,他点点头:“天诚书记,对中州不太了解是一方面,但也能从有些具体数据和外界评价来做一些判断,中州目前准确的说,更像是一个普通地级市,嗯,其作为省会城市的首位度太低,没有承担起中央和省里赋予的核心责任,通俗一点的说,就是中心城市作用不够,省会城市引领带动和辐射作用不够,……”

    “城市首位度?”杨天诚咀嚼着这个新词语,若有所悟,看来这一位一来就给自己先上了一课,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要求对方给自己上的啊。

    “嗯,首位度的意思就是中州作为省会城市,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交通枢纽,其理所当然应当汇聚各种发展的最优要素,同时也需要承担起的自身拿到这些要素的责任,这是马克·杰斐逊上个世界三四十年代提出来的一个概念,但后来有一些演变,通俗的理解就是作为一个区域内的第一名城市,应当和第二名或者说第二名以后的若干名之间的差距,这可以用比例来体现,比如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比例,甚至和后面几个城市经济总和的比例,……”

    沙正阳简单解释了一下,杨天诚立即就明白了,沉声问道:“也就是说中州的城市首位度不高,或者说比较差?而像成都、武汉、汉都就做的比较好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具体说几个数据吧,2002年中州的GDP只相当于汉都的一半,相当于成都和杭州的一半多一点儿,人均GDP情况,汉都和成都略好,但是比起杭州来又拉开了一大截,再看看万人科研人员、万人医护人员、万人教师以及市区绿地的数据,差距更是巨大,而后三者代表着一座城市的发展潜力和未来希望,以及城市魅力,……”

    沙正阳顿了一顿,“至于说城市的直观感受度,我想从旅游产业这一块就能看出来,我们和这几座城市差距有多大,这其实也代表了包括外来游客和外来人才对这座城市的认可度,我们中州和这几座城市差距更大。”

    沙正阳这一番话让杨天诚浑身上下都觉得一种火辣辣的燥劲儿上来,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不是一个不干正视现实的人,他也还没有脆弱到那种程度。

    “当然,我提到的那几座城市都是副省级城市,……”

    “行了,正阳你也不必为我们中州和我这个市委I书记脸上遮羞了,那不是理由。”杨天诚断然摆手,“我们很多干部并不是对我们和人家这些城市之间的差距不清楚,但是要么喜欢和省里其他城市比,沾沾自喜,要么就是把脑袋埋在沙土里当鸵鸟,以别人是副省级城市,是经济特区,有沿海优势,人家基础好,等等诸如此类的理由借口,我听到都替他们脸红!”

    沙正阳不知道杨天诚所说的“很多干部”究竟指的是谁,但他估计应该是中州市里的一些干部,不过他觉得也很正常,比不过人家,总得要找些理由来向上交代啊,你不能说咱们就是不行,真的不行,各方面都不行,那要你何用?

    实事求是地说,中州和刚才提到的那些城市的确有些短板和劣势,但是中州也有自身的优势啊,地理区位,人口优势,薪资优势,还有当下省里对中州的关注,和其他一些省份省会城市相比,中州的发展要素还是比较好的,就看如何来利用这些优势,扬长补短,真正做起来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杨天诚吐出一口浊气,这才放低声调道:“中州的老百姓是很淳朴勤劳的,我们作为中州的领头羊,有责任有义务让这一方百姓通过他们自身的勤劳努力富裕起来,但我们有的干部却总是喜欢安于现状,喜欢当井底之蛙,不求上进,一提到比我们强比我们好的榜样,就找各种理由和困难来推托解释,我对这类人很不满意,如果都没有困难,没有问题,举手抬足就能实现的目标,那要我们这些干部何用?”

    沙正阳也没有接话,他知道这个时候也不需要自己接话,杨天诚这是一种情绪的倾泻,只不过找到自己头上,还是让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