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十节 急迫(1/2)

    杨天诚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三年?!

    这可能么?

    饶是他知道眼前这一位在汉都的表现很牛,但是,但是这是在中州,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杨天诚也知道中州和汉都各方面的差距都是相当明显的,不是说你有一腔热情就能解决问题的。

    gDP数据不是靠吹能吹出来的,那得要实打实的产业来扛起,省里边盯着,你想要玩花招都不可能。

    尤其是像沙正阳这种外来户,人家就瞪大眼睛看你表现呢,不是所有领导都对你沙正阳以前的表现信任和认可,甚至有不少人都等着看你笑话。

    稍许平静了一下心绪,杨天诚冷静下来,微微眯缝起眼睛道:“正阳,你说三年?我没听错?”

    见沙正阳嘴角带笑摇头,杨天诚又道:“我相信你对长春、石家庄、济南这几个市去年的gDP总量数据应该知晓吧?”

    “当然。”沙正阳点点头,“长春去年大概是1150亿,比中州大概多200多亿,与石家庄和济南相差不大,大概就是十多亿的差距,都在1200亿左右,济南略高,和中州差距接近300亿。”

    “唔,那你知道不知道如果除开通货膨胀因素,我们中州要在三年内赶上长春,需要保持高于长春多少个百分点?”杨天诚脸色有些冷。

    “知道,可以大略计算出来。”沙正阳也很平静,“天诚书记,您不会认为我信口开河,或者狂言无忌吧?”

    杨天诚注视着沙正阳的面膛,“我相信你不会,但你这个答案还是吓了我一大跳,所以我越发好奇你对我们中州的底子究竟知道多少,如果真的不是太清楚的话,又如何敢夸这个海口?或者说,你真的觉得我们中州的潜力无限巨大,你可以一下子就翻天覆地?”

    “天诚书记,我没那么大能耐,但是以我对中州的大致了解,我觉得中州如果能够从几个方面来改变的话,的确很多潜力都可以挖掘出来,至于说我让中州翻天覆地这句话用得不准确,应该是在您的带领下,我协助您,现在全市干部群众的努力下,我们可以做到。”

    “行了,你少给我咬文嚼字了,你若是有好路子,好点子,中州市委当然会不遗余力支持,无论是得罪人也好,损害少数人利益也好,只要能让我们中州市经济腾飞起来,我杨天诚可以来身先士卒的来当这个恶人,你不必担心!”杨天诚毫不客气的道:“只要你拿得出像样的方略来。”

    沙正阳也正色道:“是有一些想法,但是现在我对中州的情况还不够了解,所以……”

    “这我知道。”杨天诚斜睨了沙正阳一眼,“正阳,我推心置腹,和盘托出,就是觉得中央既然把你放在中州来,肯定也是对你有所考虑,那么你也就别藏藏掖掖,抖落出来,有什么拿不准的,也没关系,就算是我们两人的一些探讨吧。”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沙正阳自然就没啥好说的了,而且这么接触一下,他觉得杨天诚还真的是一个急性子人,起码这个时候没有表现出来其他意思,看样子也是真心想要和自己探讨一下未来中州的发展。

    “嗯,那行,天诚书记,您觉得我们从哪里聊起?”沙正阳也就不谦虚了。

    “唔,这才像话嘛,中州情况你大致了解,但我知道在汉都的一些举措,对汉都的投资环境改善很大,我有意在中州也要效仿,而且力度可能更大,你觉得如何?”杨天诚看着沙正阳道:“或者,你觉得目前中州最大的问题什么,具体在哪些方面?现在最急迫或者应该马上予以解决和处理的是哪些问题?”

    一连串的问题,彰显杨天诚的急切心情。

    沙正阳沉吟了一下,这个问题不能随便回答,杨天诚推心置腹,自己更需要珍惜这个机会,如果给对方留下一个信口开河的初始印象,那就不好了。

    “天诚书记,我在来中州的路上也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过当下中州的情况,包括投资环境、产业基础和主导产业发展方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劳动力构成和培育情况,我个人认为目前中州的情况虽然不算太好,与沿海以及内陆一些大都市比如汉都、成都、武汉、嘉州这些城市有差距,但是这些差距并非不可弥补和追赶上的,我觉得当下对于中州来说,可能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投资环境改善和产业布局与培育的问题。”

    没太多废话,直入主题,中州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和临近的武汉、汉都、成都这些城市差距如此大?招商引资的情况如此差,症结在哪里?这些问题要搞清楚弄明白,才能对症下药。

    “投资环境改善和产业布局与培育?”杨天诚也在沉吟,“这是一个互为因果的问题,那你觉得应该从哪方面先突破?”

    “投资环境改善非一朝一夕之功,但中央和省委对我们中州市的期待却是一直压在我们身上,所以投资环境肯定要想办法改善,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如何来形成配套体系性的改善,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天修这条路,明天建那座桥,后天又要在这一块铺设管线了,不但对城市形象不利,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